• 捐赠人金额
  • 太***100.00
  • 举***100.00
  • 仙剑618100.00
  • 周童妈妈200.00
  • *阳志1000.00
  • 吴女士3000.00
  • 张雯200.00
  • 谢逸辰50.00
  • 橘***20.00
  • 徐琳惠100.00
  • 刘阳阳4000.00
  • 西南财经大学会计学院分团委、学生会志愿者工作部“彩虹1+N”黄色计划2018500.00
  •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27000.00
  • 尹建华、尹丹山、张德琳3300.00
  • 赵秋晨妈妈2000.00
  • 魏文涛100.00
  • 举***100.00
  • 仙剑618100.00
  • 周童妈妈200.00
  • G***200.00
  • 橘***20.00
  • 四川省成都市科奥生物工程有限公司4330.00
  • 谢逸辰50.00
  • 刘娟娟1000.00
  • 谭瑾829.00
  • 郑俊1000.00
  • 黄晋200.00
  • 福建武夷山平客茶业有限公司1000.00
  • 都子豪60.00
  • 何元120.00
  • 傅世川&王丽120.00
  • 马骄112.00
  • 张国光200.00
  • 马少华199.00
  • 周清1000.00
  • 李荣健800.00
首页 > 详情:服务智障和自闭症群体,为什么必须使用ISP?

服务智障和自闭症群体,为什么必须使用ISP?

在中国,针对大龄智障和自闭症群体,政府残联系统开办了很多的“阳光家园”托养项目,同时也有很多社会组织兴办的智障人士托养服务项目。可是,我们会听到家长们不断发出这样的声音:“孩子们在阳光家园能学到什么啊?”,也会听到老师们发出这样的声音:“我们应该教他们什么啊?”
面对一位身心障碍者(智障和自闭症),无论您是他的父母、亲人、社工还是专业机构的老师,您知道他真正需要得到的支持是什么吗?您怎么去知道他真正的需求?如果知道了之后,您如何去满足他的需求?您为什么一定要教他颜色的认知而不是形状的匹配?您凭什么认为他一定需要学会超市购物而不是社交礼仪?这一切的依据是什么?......
当这些问号,一个接一个地浮现在我们面前,人们会开始思考,如何用最全面最系统的方式去了解并帮助身心障碍者。
当成千上万的家长们,还在仅仅用“家庭”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障碍孩子的时候,其实,社会学,早已用“个案、家庭、亲友、社区、社会”这几个同心圆,把个案所处于的并需要去适应的社会生态环境模型描述出来了。当社工或社工机构,在为个案提供教育、康复、就业、技能训练等介入服务的同时,也在倡导和改变家庭、亲友、社区和社会对个案的接纳程度的时候,其实,标准的解决方案已开始形成了。
对于身心障碍者,其实和普通人一样,在Maslow的五个需求层次的立体结构上,同样存在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与被爱的社群需求、尊重和被尊重的需求、以及最高层的个人自我价值需求。
于是,当我们从一个“全人”的角度来看待一个身心障碍者并试图为其提供支持的时候,一个基于社会学的平面五圈同心圆,并叠加上马斯洛的锥形五层需求的旨在为其提供支持和服务的立体的支持模型和需求模型就建立起来了。
于是,我们知道了,需要从人际沟通、社会技能、居家生活、休闲生活、社区生活、学科知识、健康维护和工作人格这八大领域(900多项指标)去综合评判、考量和分析一位身心障碍者的需求。并依据分析和评估出来的需求强度、设定需要为其提供服务的目标,并为目标去设计支持策略(教案)。依据这样的路径、才能符合社会学个案生态圈的发展原理,才能按照Maslow五层次需求的原则,去让一位身心障碍者得到最全面的支持并尽可能融入社会和具备使用更多社会资源的能力。
2013年10月底,已经使用了三年ISP的善工家园分管专业的杨主任赴北京参加了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智力残疾人康复专业会召开的《智力与发展性障碍教育康复国际新进展》研讨会。该会邀请了美国著名学者、本领域的领军学者夏洛克教授来京讲学,阐述在新形势下国际智力与发展性障碍研究方面的最新进展。这是本年度该领域的一次高水准的重要学术会议,会上,夏洛克教授带来了国际最新理念和思路,介绍了美国、欧洲和我国台湾地区建立的实践新模式。重点介绍智力障碍新定义、如何根据生活质量的概念开发培智教育领域的课程,如何根据课程从拟定个别化教育计划(IEP)转向拟定个别化支持计划(ISP)的5项基本策略,教学活动设计和组织管理评估策略等重要内容。内容涵盖智力障碍儿童早期干预到成人生涯发展的全过程。这次活动是本年度智力残疾康复专业委员会的核心学术研讨,将引导本领域未来发展的新走向。
其实,还有一个重要议题在这个会上没有分享,那就是,在今天的美国、台湾和新加坡,一个服务于智障和自闭症群体的机构,如果没有运行ISP或IEP,政府是不会向这个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因为,这已是各地政府评量一个智障服务机构的国际标准了。
可能很多家长朋友们常常听到ABA、PCI、地板教学、引导式教育等多种名词,其实这些都是教学技术、教学方法和行为矫正策略,ISP不是一项教学技术,而是在执行教学技术之前,如何去最系统化地评估一位身心障碍者并为其设计目标的方法论。
什么是ISP?
“ISP个别化服务计划”(Individualized service/support plan)亦称“个别化支持计划”,是自1975年美国《特教法》规定每位学生每年有一份“个别化教育计划IEP”、成年残疾人有一份“个别化康复计划”后,不断演进,整合了各阶段的“个别化转衔计划ITP”、“个别化家庭服务计划IFSP”、“个别化职业重建计划IWRP”等,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一种覆盖各年龄、各类型残疾人,并对包括残疾人、家庭、员工、机构、捐款人、政府在内的多种社会元素产生影响的服务体系。
其根本意义在于,根据评估结果,产生一份符合个人条件与需求的服务计划,包括支持、教育、训练、协助等,从而最大程度地提高残疾人的“生活品质”。
而ISP必将成为托养机构开展服务的核心,对机构的服务管理也将提出新的要求和挑战。
服务概念的重要转变:
服务核心价值:由“教育或训练”转变为“支持或服务”。
服务方向:由“培养、提升服务对象的能力”转变为“支持服务使用者满足良好生活品质的需求”。
服务对象:由“个案”转变为“服务使用者”。
服务者角色:由“训练者”转变为“支持服务者”。
服务本位:由“机构本位”转变为“评估服务使用者的能力、生态与需求”。
ISP决定了机构的服务品质
一份完整的ISP计划,涵盖了服务使用者资料、参与计划者、执行期限、服务情境、长短期目标、评分标准、服务期限、服务决定等内容。
针对一位学员制定ISP时,对照评量表,能够从学员很普通的日常行为和习惯中,发现许多亮点或难点,通过比较和分析,形成了该学员的长、短期目标。
在分析“需不需要”和“能不能”这两项概念时,支持者们必须以学员本位来考虑,从而实现“量身定做”服务计划。因此,一份完整且适宜的ISP计划,确定了机构对一个学员的服务目标和服务内容,从而使机构能够有效运用资源,合理开展服务,切实满足服务使用者的需要。
而当机构的服务管理人能够对ISP的执行进行追踪、修订和评量时,就能最大程度地避免支持者个人因素造成的延迟或懈怠。保证了服务的质量。
ISP决定了机构服务内容和品质的可审查性
经过ISP的制定和实行,构成了一个循环式的可评量服务体系。通过各种表格,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一名服务使用者的成长和进步。ISP让哪些人受益呢?
一、对服务使用者而言:
随着每一点滴的能力提高,其生活品质都会不断产生改善。特别是在其知情、有参与的情况下,自身的进步更会造就其成功感。
服务对象本身,如对于应用于自己的各项支持或服务内容,透过符合其理解能力的参与机会,即可能在服务过程中产生和工作人员合作的动力,进而达成ISP目标的成果。
二、对服务使用者的家庭和亲友而言:
从ISP的制定开始,到ISP的具体实施,亲属都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参与层面,ISP中的一些项目,是需要机构、家庭合作完成,有些甚至是需要家庭独立完成,机构仅提供技术支持。在共同完成ISP的同时,机构的服务内容和品质已经很清晰地摆在个案亲属的面前。
服务对象的父母、家人,是心智功能障碍者的权益保护者,故透过书面的年度服务计划以及服务计划会议之参与,了解机构可能为服务对象做些什么,以及有无达到承诺的预期成效,进而关心机构服务提供方式及与机构配合良好。
三、对机构员工而言:
长期的单调重复劳动,会产生疲劳和厌倦畏难情绪,但当一张新的ISP和一张半年前的ISP摆在一起的时候,细细比对之下,学员的进步历历在目,个人的成绩由此产生。员工的自我肯定、自我认可将会得到很大的释放。
机构服务人员每日忙碌于各类服务事项,往往年复一年,常有“为谁而忙?为何而忙?”的困惑,ISP的记录与成果呈现,老师看到自己点滴努力与服务使命相呼应,也具体地见证服务对象的状况变化,并看到自己对于其生活和生命的重要性。ISP无疑成为工作人员自我肯定与工作回馈最佳的工具。
四、对机构而言:
每一份ISP不但铺就了学员的进步之路,看到了员工的努力和进取,同时,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不断完善ISP的制定与实施,实现“工艺化服务”的目标也并不遥远。在服务管理上,才能实现精准、可追踪、可量化的目标。
机构主管可透过ISP的执行过程和达成效果,来评测机构品质及改善工作团队服务。
五、对于捐款人和政府而言:
ISP是一叠用实例说话,用数据证明品质的答卷。机构为什么人服务?怎么服务?服务得怎么样?诸如此类的问题都能够通过基础资料的统合来回答。不再需要自我强调有多么专业,服务有多么完善。事实自然胜于雄辩。
ISP目的:
(一)、减轻服务使用者的负担。
(二)、维持服务使用者的现有能力或状况。
(三)、延缓服务使用者功能退化或负向情况的发生(如:退步、退化、恶化等)。
(四)、强化、提升或改善服务使用者现有的能力、状况或关系。
(五)、培养或建立服务使用者的能力、习惯或关系。

发布时间:2014-07-11